Experts:Bird-Flu maybe develop from
Source:    Issuing Time: 2015-07-31 10:14   731 Views   Size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“中国禽流感疫情”近期成为国内外媒体最热门的话题之一。源头在哪儿?会不会大规模暴发?危险有多大?各种问题被反复激烈讨论。H7N9被外媒看作中国新一届政府面临的首个难题。

10年前非典,10年后禽流感。10年前珠三角,10年后长三角。

  “中国禽流感疫情”近期成为国内外媒体最热门的话题之一。源头在哪儿?会不会大规模暴发?危险有多大?各种问题被反复激烈讨论。H7N9被外媒看作中国新一届政府面临的首个难题。

  截至2013年4月8日17时,全国共报告24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确诊病例,死亡7人。报告病例中,上海11例,死亡5例;江苏8例;安徽2例;浙江3例,死亡2例。

  与10年前相比,政府与民众在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,有了不小的进步;但也仍有许多方面尚待完善。

  病例大都是重症患者

  “这次感染,有非常奇怪的现象,早期病人好像没什么感觉,但是到了7到11天毛病突然加重,大部分病人还是呼吸衰竭,因为它侵犯的主要部位是肺部,肺部氧合能力差了,接下去心肺能力差,多脏器功能衰竭。”浙大一院感染病科副主任梁伟峰描述道。

  随着H7N9禽流感病例的详细情况被披露,10年前“非典”的阴霾再次涌上国人心头。

  近两周来,部分省份陆续报出禽流感病例,一方面凸显政府“信息公开透明”之意愿,另一方面谣传也频繁出现。

  4月5日,有微博称广西确诊一例H7N9禽流感病例。次日,广西卫生厅明确表示,甲型H1N1流感与H7N9禽流感不是一回事,目前广西全区尚未发现H7N9禽流感病例,希望大家不要传谣信谣。

  在尚无禽流感疑似病例报告的北京,网络上各种“东直门医院感染办”发布的信息漫天飞。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随后在微博上发表声明:“纯属捏造,与我院无关。”

  “靠谱”的消息是:禽流感人传人的可能性非常低。

  世界卫生组织5日表示,截至目前,还没有证据证明H7N9型禽流感病毒来自猪。400名密切接触者没有感染病毒,目前还没有证据显示该病毒可以“持续人际传播”。

  如此,黄浦江漂浮的死猪被排除出疑似感染源。

  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袁国勇院士称:“H7N9并没有出现家禽死亡的情况。经过我们对病毒样本的研究,比较好的消息是,病毒上不带有猪和人的基因,所以可以说,人传人的可能性会非常低。”

  对于禽流感的发展,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姜庆五表示,随着天气转暖,部分鸟类将从南向北迁徙,病毒有推移的环境。

  姜庆五说:“现在刚好是候鸟醒来的时候,从南往北飞的时候。禽流感有它特殊的生态环境,现在上海的气候,5月的北京、6月的哈尔滨,有一个从南往北推的过程,对全国的形势来说,要有这样一个担心。”

  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广东省禽流感防治专家小组组长钟南山亦表示,此轮H7N9病毒感染发现、发展过程与10年前的SARS有着不一样的规律。SARS有明确的强传染性,发现传染性后,反过来才去找病原。现在与其说H7N9是不断地发病,不如说是不断地发现。

  目前,病例大都是重症患者。7日下午,上海市疾控中心主任吴凡介绍,有一例4岁男童患者情况良好,已经康复。这说明,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并非全部重症。

  但是,医疗领域至今仍缺乏对疾病整体面貌清晰的了解。

  一些禽流感受害者家属依然不能理解:“为什么一个健康的年轻人能这么快死去。”

  各地政府快速应对

  4月6日,清华大学自主招生复试举行,其中一道面试题为:

  “近期上海、南京、杭州等地连续出现‘H7N9禽流感’,引起关注。公众非常想知道这方面的相关信息。假如你是一位新闻发言人,你认为公众需要什么样的信息?假如你发布信息后,社会出现恐慌,那该怎么办?”

  这道题,现实中正在被中央及各地政府解答。

  4月2日,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(以下简称“卫生计生委”)发布“关于印发《人感染H7N9禽流感诊疗方案(2013年第1版)》的通知”。

  5日上午,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召开疫情防控领导小组会议,研究部署疫情防控工作。

  李斌说,习近平总书记、李克强总理近日分别作出重要指示和批示,要求做好病人救治和防控工作。

  此外,卫生计生委选派中西医临床专家赴疫情发生地指导临床救治工作,并启动向世界卫生组织流感参比和研究合作中心分让毒株的程序。

  出现疫情的城市6日起也继续推出各种应对“组合拳”。

  在禽流感病例最多的上海,6日起已暂时停止活禽交易,并关闭活禽市场;公路客运也全面启动防控H7N9禽流感疫情措施。

  此外,上海市教委制定并下发宣传资料,召开全市学校防控工作专题会议,部署全市学校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。

  对于民众提出的“为何20多天后才公布感染H7N9信息”,上海市疾控中心主任吴凡答:

  “H7N9是新型病毒,该病例在门诊和收治过程中进行了检测,先排除了SARS等已知病毒,再进行未知病毒判断和诊疗。经过基因测序和比对,并送国家疾控中心病毒分离确认后,确定其感染H7N9病毒。未知病源的检测是相当困难的,需要一段时间。”

  在已有H7N9病例报告的其他省份,即江苏、浙江、安徽,都已启动应急响应措施。与此同时,云南、湖北、四川、山东、云南等未有疫情爆发的省份也已采取相应措施,加强防控。许多地方政府对媒体承诺,绝不瞒报漏报疫情相关信息。

  4月4日,北京正式发布《北京市中医管理局人感染H7N9禽流感中医药预防方案(2013年第一版)》一旦本市出现流行趋势,将启动该方案。

  对此迅速的反应速度,微博红人“急诊科女超人于莺”感慨道:“北京目前也迎头赶上!可以进史书了!”

  与此同时,北京市农业局下发应对国内流感的紧急通知;北京市防治重大动物疫病指挥部办公室已启动对H7N9高致病性禽流感紧急监测;卫生部门亦严阵以待。

  香港《文汇报》文章称,从10年前对抗SARS开始,10年来,中国政府和民众在疫情应对中成长,面对H7N9禽流感疫情,政府防控有方,民众不必恐慌。

  而在H7N9患者的救治上,钟南山强调,“早发现”是关键之一。目前的努力方向是让一些如荧光PCR等成熟的筛查试剂可以早日应用。他坦言,目前这些试剂的应用需要走相关流程,实际应用时可能已经晚了。

  钟南山表示:“在救治H7N9时,要有政府的紧急资金、医疗救助渠道”。

  他坦言,非典已经过去10年了,他还是希望政府能够建立一个常规组织或研究组,这个组织应该包括疾控、临床和农业方面的机构,形成一个常规机构去应对这些公共卫生事件。

  预防和治疗方案尚不明确

  在救治方案上,钟南山透露,考虑使用中草药,不过目前针对H7N9的治疗方案还没有。

  而广大民众却又不约而同地想到了“神药”板蓝根。

  各地药房板蓝根脱销场景再现。

  网友“青媒素”表示:“10年了,病毒都换届了,板蓝根却依然是主治。”

  南京市疾控中心专家主任医师谢国祥表示,板蓝根是一中清热解毒的药,其本质是用来治疗疾病,而不是预防疫病。

  各地卫生厅陆续开出预防方案:玉屏风散颗粒、板蓝根冲剂、黄芪口服液、按摩迎香穴等穴位……

  在江苏、北京等地的“人感染H7N9禽流感中医药预防方案”中,公布了几个预防禽流感的中药处方。这些处方中,并无板蓝根。

  但方案指出了中医药预防的对象包括两大重点人群:即从事禽类宰杀、贩运、烹饪的人员及其他与禽类及禽产品有密切接触的人群;儿童、高龄老人、有慢性基础疾病等免疫力较低的人群。而且,使用预防中药应由执业医师开具处方,不可自行判断、选择。

  专家表示,老人、儿童应在医师的指导下服用;慢性病患者及妇女经期、产后慎用;孕妇禁用。中药预防处方不宜长期服用,一般服用3天至5天。

4月6日,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公布,抗流感新药帕拉米韦氯化钠注射液已获得加速审批通过。

  帕拉米韦是一种新型的抗流感病毒药物,现有临床试验数据证明其对甲型和乙型流感有效。根据世界卫生组织通报,H7N9属于甲型流感病毒亚型,初步试验结果显示,神经氨酸酶抑制剂或许会对该病毒起作用。

  就在人们面对各种预防方案手足无措时,更多民众开始将目光投向H7N9患者身上。

  有人呼吁尽快将这一突发传染病纳入免费治疗体系,钟南山也建议设专项资金为H7N9患者免费治疗。但另有专家称,H7N9禽流感免费治疗的前提是人传人。

H7N9禽流感患者的未来治疗是否会得到免费治疗、或相关补偿,依然不得而知。